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外汇 > 正文内容

GDP增长与金融状况呈正相关 纽约联储预计美国Q2萎缩25%

新冠疫情对美国经济造成的影响是巨大的。2020年第一季度美国实际GDP增长年率为- 4.8%,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差水平。多数分析人士预计,第二季度经济增长将弱得多,幅度从- 15%到- 50%不等,原因是经济将因限制措施而大规模停摆。尽管在没有出现第二波疫情的情况下,经济增长预计将在第三季度开始反弹,但复苏的速度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纽约联储在5月22日发表的报告中,通过金融状况的函数来评估了GDP的增长风险。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采取了一系列积极的行动,以缓解金融压力并支持信贷流动。研究发现,尽管GDP增长将主要取决于许多活动能够安全恢复的速度,但4月份金融状况的改善降低了未来几个季度金融状况和实际增长共同恶化的可能性。

金融状况和经济指标由于围绕新冠病毒的不确定性增加,以及社会隔离措施导致的经济活动预期下降,金融状况在2月底急剧收紧。股价下跌,波动性上升,公司债券息差扩大。美国系统性压力综合指标(CISS)在3月份攀升至10多年来的最高水平,如下图所示。不过,其近期高点低于2008年10月全球金融危机,这反映出:本次危机的开端是对实体经济活动的负面冲击,进而对金融体系产生了重大影响,而不是一场根源于过度杠杆化的金融部门损害实体经济的危机。

image

随着金融状况恶化,美联储开始下调政策利率,并与美国财政部一起宣布了一系列紧急信贷和流动性工具,如下图所示。这些政策行动大多是在经济活动指标(如每周经济指数WEI)在3月21日当周开始大幅下跌之前采取的,而在2月中旬,CISS指数上涨了整整三周。

image

脆弱的增长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实际GDP增长相对强劲,2019年第四季度的增长率为2.1%。以历史标准衡量,当时的金融状况非常宽松。下图绘制了预测的一年GDP增长分布。根据历史标准,以2019年年底为基准的预期一年GDP增长分布(红线)较为紧凑,中位数为2.9%,底部的第五百分位数(左下角)为0.4%。

image

截至2020年3月6日,CISS已升至0.4,尽管实际经济数据并未随之恶化,但未来一年的GDP增长预测分布向左移动并明显扩大(绿线)。增长分布的第五百分位数从0.4%下降到- 4.3%,中位数从2.9%下降到1.4%。这一转变突显出金融状况在决定分布形态方面的关键作用:金融状况恶化导致分布偏离常态,甚至在实际活动指标大幅下降之前。

由于CISS在本季度末进一步升至0.6,且2020年第一季度的GDP增长率为-4.8%,未来一年GDP增长预测中位数降至负值-1.8%,而第五百分位数则大幅降至-8.7%(蓝线)。值得注意的是,左尾部分非常宽,第一个百分位数为-12%,几乎等于大萧条时期最糟糕一年的-13%。

实际活动和金融状况指标纽约联储指出,如果金融状况趋紧扰乱了市场运行,增加了信贷成本,并降低了信贷的可获得性,就可能导致GDP增长放缓。下图绘制了对2020年实际GDP增长和2020年底金融状况的联合预测分布,这取决于三个不同时期的信息,即2019年第四季度、2020年第一季度和2020年第二季度。更多的圆形曲线对应更多的正态分布,而离圆的偏差表示离正态分布的偏差。图中蓝色的分布(以2019年第4季度,也就是疫情爆发前的信息为基准)接近正常,实现负增长和金融状况紧张的可能性较低。

image

黄色的分布显示,当考虑到2020年第一季度实际和金融状况的演变时,前景会恶化。2020年实际GDP增长的下行风险急剧上升,因为曲线相对于蓝色的分布曲线向下平移并拉长。

第二季度实际GDP增长年率预测为- 25%,

纽约联储对第二季度GDP增长做出了一些非常负面但现实的预测,带有反馈效应的预测分布也随之描绘出了一个非常严峻的预期结果。红色分布显示,因为大部分经济在4月份已经关闭,失业保险申请在四周内急剧攀升至2500万。正如上图中所示,红色部分包含了2种截然不同的模式:在更加良性的模式下,经济在2020年下半年明显复苏,金融状况有所放松,但相对于2019年的水平仍较为紧张。但在更不利的模式下,实际GDP增长在今年剩余时间仍然异常疲弱,金融状况仍然非常紧张,这可能源于,例如,企业和工人适应限制措施时的生产力损失。

为便于比较,下表显示了基于2008年雷曼破产后第三季度情况的GDP预期与金融状况的分布。与当前基于2020年第二季度的分布相比,可以看到,当时的金融状况更紧缩,预测的结果也更加不利,尽管负面的经济结果更少。这一差异证明了:新冠疫情冲击对实体经济的直接影响更大,而房地产泡沫和过度杠杆化的金融业对金融状况的影响更直接。

image

最后,财政状况在4月份已大幅缓解。金融市场运行更为平稳,信贷流动也得以恢复,因为美联储提供紧急流动性以及政府的财政救助措施,大大缓解了流动性压力。还有一些证据表明,病毒的传播速度正在放缓。今年4月,CISS从近期的峰值0.6降至平均0.42,4月最后一周更是低至0.25。

改善金融状况降低GDP增长下行风险的好处如下图所示。将4月份改善的金融状况纳入考虑:第二季度(蓝线)预测表明,与3月下旬金融状况仍处于紧缩水平相比,GDP增长率为-15%或更低的可能性要小得多,风险更集中在-10%左右。

image

 

然而,尽管金融状况和GDP增长的下行风险在未来一年有所改善,但GDP下行风险的前景仍相当负面。纽约联储强调称,尽管旨在改善金融状况的政策足以解决与2008年类似的问题,但鉴于新冠病毒冲击对实体经济的广泛影响,目前更需要的是针对更广泛结果的政策行动(包括公共卫生和财政政策),而不仅仅是提供信贷流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