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 > 正文内容

特朗普自曝服用羟氯喹一周半 福克斯主持人提醒风险后遭推文炮轰

美东时间5月18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议上又透露一个“爆炸性消息”:为了预防感染新冠病毒,他本人已服用羟氯喹药物一周半时间。然而,事实上羟氯喹尚未被证明对新冠病毒有效,且可能产生副作用。

对此,福克斯新闻频道主播尼尔•卡夫托(Neil Cavuto)在节目中再三警告观众:“如果您是新冠肺炎感染高风险人群,或者已经感染新冠病毒并且身体虚弱,服用羟氯喹药物将会杀死您。我再强调一遍,服用羟氯喹药物会死人的。”

这一警告招致特朗普总统的不满。特朗普深夜连转带发七条推特,对主持人卡夫托进行了“猛烈回击”。

特朗普自曝已服用羟氯喹一周半

特朗普在白宫会议上透露,他现在每天服用一片羟氯喹,已经有一周半时间。他表示,白宫医生并没有建议他服用,但是未提出反对意见。他说:“现在有很多人都在服用羟氯喹,尤其是那些一线医务工作者。我承认羟氯喹可能有一些副作用,比如后背疼,但是应该允许人们服用羟氯喹。”

稍晚,白宫医生肖恩·康利(Sean Conley)发表声明称,他与特朗普讨论了服用该药物的利弊,最后他们认为利大于弊。但是声明未说明特朗普从何时开始服用该药物以及剂量,也没有说明是否是康利给他开了药。该声明还表示,特朗普定期接受新冠病毒检测,截至目前结果都是阴性。

福克斯新闻卡夫托在播报这一消息后,立刻进行了严肃警告,劝诫观众不要随意服药。他指出,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羟氯喹与感染新冠病毒的退伍军人死亡率较高有关,“那些患有呼吸道疾病和心脏疾病的患者服用了羟氯喹之后都去世了”。

卡夫托再三强调说:“可能很多在家看电视的人看到美国总统说可以服用羟氯喹就去尝试,但这是不可以的。我在这里不是表达一个政治观点,而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大家要非常非常小心。”

4月24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曾警告,除了住院或临床试验的患者,普通人不要用羟氯喹或氯喹治疗新冠肺炎,因为可能会导致心律失常。

而戏剧性的是,在卡夫托主持的节目结束之后,福克斯另一档新闻节目“The Five”的主持人格雷格(Greg Gutfeld)又鼓励观众服用该药。

image

格雷格说:“如果您可以使用它(羟氯喹),那就去使用。”“这是审慎的方法。”

特朗普深夜连发推文“猛烈回击”

卡夫托的警告在推特上引发了激烈的讨论,而总统特朗普也直接下场“参战”,反击卡夫托的警告。

当地时间5月18日深夜,特朗普连续转发6条推特,内容都是批评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卡夫托的。

这些推特中,有的直接人身攻击卡夫托“愚蠢又易骗”,有的指责他“败给了CNN”。此外特朗普还转发了电视节目YourVoice的主持人Bill Mitchell的推特,该条推文用全大写字母写到:“卡夫托是个蠢货。服用这个药不会死人。”

image

随后,特朗普又亲自发帖:“福克斯已经不同往昔了。我们想念伟大的罗杰·艾尔斯(福克斯新闻前董事长)。到目前为止,反特朗普的人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寻找新的出路!”

image

特朗普和卡夫托的矛盾由来已久

福克斯一向被认为和特朗普“关系亲密”。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福克斯是少有的支持特朗普的主流媒体之一,两者一直保持亲密关系。在美国多数主流媒体被特朗普斥责为“FAKE NEWS”的背景下,福克斯是极少数能够“幸免于难”的媒体。

但主持人卡夫托却是福克斯新闻少有的“反特朗普”阵营一员,长期以来他一直和特朗普针锋相对。卡夫托不仅经常对特朗普讲话中的事实性错误提出质疑,也经常直接质疑那些同在福克斯新闻台的维护特朗普的同事。

今年两人间也进行过多场“骂战”。

今年初,当特朗普在推文中夸耀自己“从始至终赢得了2016年所有辩论”时,卡夫托出面反驳:“当您查看福克斯,NBC,CNN,Politico,YouGov和其他许多人进行的民意调查时,你会发现最初的情况是他在这些辩论中表现糟糕。是的,他最终赢得了胜利,但是在之前那些辩论中他的表现不佳。”

而后特朗普在推特上回击称,“福克斯没那么好了…他们所有的高收视率节目都是亲特朗普的。所有失败的节目,比如卡夫托的节目,都是不喜欢特朗普的。”

在此前早些时候,特朗普提出惊世骇俗的“注射消毒剂进入体内来抗疫”的观点时,也遭到了卡夫托的强烈批评。特朗普后来澄清他仅是在“开玩笑”,而卡夫托提出了质疑:“必须澄清这一点:总统在昨天谈到向人体内注射消毒剂时绝不是在开玩笑。”卡夫托在节目中反复对特朗普提出质问:为什么特朗普宁愿假装开玩笑而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